雾中花成人片

日本皇后被奸记之血洗东京

日本皇后被奸记之血洗东京

今天是不同寻常的日子。  海牙国际法庭外人山人海,标语铺天盖地,人们都情绪激动,高喊着口号。明显分为二派的人群相互推搡,殴打。  一派人数较少的人群声嘶力竭用扩音器呼喊:  “严惩凶手!”  “枪毙杀人狂!”  “无耻的强奸!”  另一派人多势众,一浪高过一浪:“抗日杀猪,天经地义!”  更为高杆的是,他们还让一队美少女跳起了健身舞,还唱着《英雄之歌》:“英雄英雄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要是让我嫁给你,世界变得更美丽!”数千名防暴警察组成人盾挡住蜂拥的人流,气氛之火爆热烈紧张让人吃惊,令人不得不产生疑问,今天海牙国际法庭审判的是何许人物?掀起这惊涛骇浪!                

(一)

  我身着笔挺的中国军服,在二名外籍宪兵的押送下,昂然走上了被告席。一时间,早已等侯多时的各国记者纷纷把相机对准我,镁光灯闪烁不停。旁观席上传来一阵喧哗声,为防止意外,能旁听的人士都是世界知名人士,然而他们今天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是他,是他,那个传说中的恶魔!”  “天啊,他好帅哦,啊,他看到我了!”  “可惜,他是……”一旁酸溜溜的语气。  “不,他是英雄,一个真正的英雄,你不能诽谤他!”  “肃静!肃静!”主审我的国际大法庭大法官瑞士人劳尔敲着法槌,劳尔苦笑了一下,他从没审理过类似今天这样的案子,深厚的政治背景,几个大国的幕后角逐,庭外的怒吼,庭内的争议,都对他的一言一行形成了巨大的压力,稍有不慎,他就会有灭顶之灾,要是有选择,他真不愿接手这烫手的案子。  他打量一下那位受审的年轻中国军人,俊逸的脸上刚毅的神情,一点也看不出慌乱之色。“真是可怕的中国军人,任何国家与之为敌都将是恶梦。”劳尔想道。  “被告人对本法官及检控官提出的任何问题,你必须如实回答。”  “姓名?”杰克问道。  “方军!”不待法官下问,我一口溜儿自报家门。  “本人,中国国藉,汉族,中国人民解放军某突击队中校军官。”  “你被指控屠杀人类罪,暴力强奸罪,对此,你有何辩解?”  “对不起,对上诉指控,本人一概否认!”我冷静地回答。  “他撒谎!他撒谎!”原告席上几个人跳了起来,其中还有女人的悲泣声。我不屑地看了他们一眼,心神又回到了半个月前。                

(二)

  20**年,小日本的猖獗态度终于激起了中国政府及人民的愤怒,迅猛发起了代号“灭日”的军事行动,首先用中子弹干净彻底毁灭了日本号称三小时消灭中国海军的“十十舰队”。  在这种情况下,生怕惹火上身的美国见势不对,慌不迭从日本抽腿,撤往夏威夷,宣布中立。失去美国支撑的小日本在我英勇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的频频打击下,就像被踢中睾丸的男人一样,毫无还手之力。  前进!前进!登陆日本!消灭日本!我中国人民解放军以排山倒海之势,如秋风扫落叶一般,横扫日本,将日军分割包围。打蛇打七寸,我所在的A集团军锋芒直指小日本心脏——东京。一路上所向无敌,日本军部紧急从北海道调过来的日本精锐主力第七装甲师也在我军铁拳下土崩瓦解,溃不成军。  二十架龙式直升机空降在日本皇宫广场,我带领突击队,控制了广场的制高点,日本残存军队疯狂地试图阻止我们的行动,他们成群结队悍不畏死地高喊:“天皇万岁!”向我们发动了一波次一波次自杀式的攻击。  “杀!一个不留,这些日本杂种!”机炮手张雷咬牙切齿,双眼血红,从他炮管里喷出的死亡火焰让日本人尸积如山血流成河。张雷是南京人。日本人的抵抗渐渐沉寂下来,我站起身正待下令搜索时,“滋”一颗流弹擦过我的手臂,“队长!”刘成一个虎扑,把我护在身下。这时,一片喊杀声又从前方传来。  “队长,你看!”小战士王波手指着前方,惊叫着,我眯眼注视前方,冲来的一群人中有老人妇女和儿童。他们手中端着步枪,拿着手雷,每个人的脸扭曲着,充满着狂热。  “射击!”我冷冷地吐出二个字。  “这,他们是老人妇女和孩子呀!”王波迟疑着说。  “废话!他们是疯子,是垃圾,是披着人皮的畜牲!”我一把扯过他手中的机枪狂扫着,队员们也纷纷效仿,哀号声,惨叫声,脑浆崩裂声,几分钟过后,广场上布满了日本人的尸体,男的女的老的少的,他(她)们以极其奇怪的姿式躺在地上,我毫不怜悯地踩在他们的尸体上,叫小黄给我拍了照,留做纪念。  没想到这张照片,被后来的国际法庭做为我屠杀无辜的罪证,不过我并不后悔,这些日本人在我看来比狗都不如。  “小陈,你和老虎带小队到皇宫仔细搜搜,别放走一个,特别是日本天皇和皇后,一定要活捉!”我记起了这次突击使命,战士们七手八脚把日本皇宫顶上那早已破碎不堪的膏药旗扯了下来,换上崭新的五星红旗,我们肃立着,高声唱着国歌《义勇军进行曲》。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把我们的血肉组成我们新的长城!”这首在抗日战争唱遍祖国大江南北的歌响彻云霄,每个突击队员的脸上洋溢着自豪感,中国军人的军靴踏在了日本的皇宫,与我们世代为敌的小日本终于灭亡了,这就是螳臂挡车的下场!                

(三)

  “队长,我们在一个密室抓到三个俘虏,他们说是日本天皇和皇后,还有小犬那狗日的!”  我精神大振,这是天大的好消息,“带上来!”战士们推推搡搡地将三个男女推到我面前。  “跪下!”  “朕是日本天皇旺八,你……你们……不能这样对待我!”日本天皇竟然用汉语抗议,这日本天皇长得面貌平庸,我上瞧下瞧也看不出他是所谓天狗大神后代的一丝毫特征。  “跪下!”二名战士用枪托砸在他的膝弯,他不由自主地跪下了,又待爬起来,二名汉子摁着他不使他动,他满脸是屈辱的神色。曾几何时,天皇向谁下过跪?更何况是他一向鄙视的“支那人”!  我抽出手枪,抵上他的太阳穴,本想叫嚣的日本天皇额上的青筋“突突”直跳,汗水从他的头发渗出来,他从眼前的解放军军官那冷酷的眼神中,他看到了杀机。“啪!”我扣动了板机,“啊!”一声惨叫,旺八天皇精神顿然崩溃了,他如同被打断脊梁的一条癞皮狗瘫软在地上,哆嗦着。  我嘲讽地说:“看你那个鸟样!是空枪,哈,哈!”  “不,不,不要杀天皇,要杀杀我吧!”焦急的女声传来,我这才正视其他二人,那个叫小犬的首相裤裆里散发着臭味,被我方才的举动,吓得大小便失禁了。那日本皇后倒还勇敢,直直地盯着我,作为日本一代国后,她还算坚强。她看上去才三十岁的美丽女人,穿着日本的传统服装和服。  “杀你?岂不便宣了你!”国家民族遭受过的深重灾难涌上心头,一幕幕一桩桩一件件,无不令人发指!仿佛那些死去的中国同胞的冤魂带着血泪在我耳边怒吼,“为我报仇!为我报仇!”我一咬牙,要让小日本永世蒙羞!永世不得翻身!即使我身败名裂与魔鬼同行!  “来人!把他们押到皇宫的新闻厅,我要直播最特别的节目!”  “头,上头吩咐过,捉到他们立即上交,不要虐待他们!”我停住脚步。  “这里我是最高长官!我说了算!以后发生的任何事、任何后果由本队长负责,与你们无关,执行命令!”                

(四)

  “小犬!”  “小的在,小的在……”吓坏了的小犬匍伏在地上,摇尾乞怜。  “你修改教科书,参拜供奉东条畜牲等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杀我渔民,窃我国土!你该当伺罪!”  “饶命,饶命啊!冒犯天国,我也是迫不得已,全是右翼势力逼的呀…我…我其实是最爱和平的……我的一百代祖上……也…也是中国人……他…他是……唐朝……的一个丞相……的家奴……后来随遣唐使逃……逃到日本的。”  “呸!你这龟相,怪不得这么贱,原来是逃奴之后,死有余辜!现在给你活命的机会,你要不要啊?”  “要……要……你要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把你和你的天皇的衣服全脱了!”  “哈咿……哈咿!”小犬口头应承着,汗流满面,他怕死,可是叫他剥掉天皇衣服,实在叫他下不了手。  “不想做?是吗?”我冷笑一声,做个手势,部下立即抽出皮带,对着小犬蒙头照脸一顿好抽。小犬嚎叫着,在皮带下滚来滚去,我在心底叹息一声,日本的武土道精神一代不如一代!怕死的精神倒是加强了!  “阁下,求求你!啊……呜……不……不要打了……好痛……不要……好。我……脱……”小犬告饶道,被打得像猪头的脸上,横七竖八的是皮带抽出的淤血。  “小犬,你敢脱朕!你敢!”那个日本旺八天皇被我指示手下,将他的嘴用臭袜堵上,迫使他趴在茶几上面,然后四肢分别绑在茶几的四个脚上。  “对不起了……陛下……臣得罪了!”小犬哭丧着脸,为了活命,再也不顾君臣之情,他先脱光自已的衣物,再将天皇的裤子扒掉,露出那短小的肉棒以及肥嫩白暂的屁股。  “哇!好短好小!没本钱啊!”  “看不见哦……那是蚯蚓吧?”  “我跟你打赌,他的皇后一定还没破处!”  “不会吧?”  战土们嘻嘻哈哈指点着,放声嘲讽着。                

(五)

  被绑着的旺八天皇的脸胀成猪肝色,我惬意地欣赏着他的表情。  “现在,你就用你的玩意好好伺侯你的天皇!让尊贵的天皇欲仙欲死!这样你就能活命!”我微笑着,当然,我的微笑在贪生怕死的小犬看来如同魔鬼一般可怕,他机械木然地用手搓硬自己的肉棒,然后对准天皇的屁眼。  “不!小犬,你敢!你是大日本帝国的叛逆!”那个日本皇后眼含珠泪,厉声娇叱。小犬闻声浑身一颤,踌躇了一下。  “啪!”我一记耳光甩在日本皇后美丽的脸上,“婊子!你还以为还有大日本帝国么?你以为你能逃脱中国人民的惩罚么?现在该你们付出代价了!现在,就让我来伺侯你吧!婊子皇后!”  我一把将她抱住,两手用力搂住她的细腰。这时,日本皇后的眼中流出惊慌害怕的神色,她开始反抗了,一双玉手企图抓破我的脸,我一拳就打在她小腹,日本皇后痛得弯下腰呜咽着,我毫无怜香惜玉之情,双手用力扯破她的衣服,直到她的上半身完全裸呈在我的眼前:那一对莹白如玉丰挺的乳峰一下弹跳出来。  日本皇后尖叫着,企图双手遮掩胸部,却是徒劳无力。  “小犬,还不快点!”我大喝一声,小犬吓得“啊”一声狂喊,挺着胯下之物往前一戳,“扑”的一下,戳入了天皇的屁眼。我看到日本天皇的脸上顿时露出恐惧及痛苦的神情,也看到他的肛冂因为异物的进入而撑大,并且流出一丝血迹。毕竟这是他屁眼开苞的头一次呀!他被堵住的嘴“呜噜呜噜”地似乎在说着什么,口沫顺着嘴角下淌。  紧接着,我把已无力反抗的日本皇后拖在他的面前,然后当着他的面,双手毫不客气地蹂躏这位以端庄矜持闻名于世的日本皇后的奶子,右手下探,“嘶”的裂帛声,硬生生扯碎她的内裤,露出浓密的阴毛,鲜嫩的阴唇若隐若现。  “不……不……不要啊……”日本皇后哭泣着,央求着,她修长雪白的双腿蜷缩着,拼命遮住自已的私处。               (待续)

(六)

  “啪!”我又是一记耳光狠狠甩在她脸上。  日本皇后抽咽着,汗水泪水沾着零乱的发丝衬着娇柔。我用膝盖硬分开她的双腿,掏出手枪戳入她的双腿,直顶进去转动着,她的双腿不停地抖动着。她可以清楚地感受到冰冷又坚硬的枪管在自已的下身的情形,她不能接受这残酷的现实,惨叫一声,陷入了迷迷糊糊的状态。  日本天皇痛苦地承受着自已的首相小犬的鸡奸,又看着自己心受的皇后让人辱弄,他的眼角崩裂了,血如泉涌。他的屁股在小犬的撞击下不自然地摆动着,他嘶鸣着,试图挣扎着,然而他的手足被结实地缚在茶几上,他的嘴让臭袜堵塞了,这种场景就算是历代天皇看见了也会气的在坟墓里打滚!  “这是为了南京千千万万被辱杀的女性同胞!”  “这是为了全中国死难的三千万同胞!这就是报应!”  我让兄弟们把镜头对着我们,解开拉链,在解除裤子的束缚之后,我的龙枪傲然弹跳而起,代替了我的手枪枪管,直接滑入了日本皇后的下身。  “唔,好紧,你的天皇一定很少用过吧!”  我紧紧压迫着她的身体,开始快速地抽送,每次抽送就像练刺刀刺杀一般,“捅,捅,捅,”捅到她的子宫深处,深深地刺入,而后抽出,只留下龟头在里面,再狂暴下插。  “不……不要……天……天皇啊……不要……求你……啊……”在我粗暴的动作下,日本皇后的头高高地往后仰去,露出她雪白的脖子,尖叫着,喘息着。  “不!天啦!天神……啊……啊……哦……好痛……”  “这是左权将军的!”  “这是张自忠将军的!”  “这是全世界人民的!”我一句句念着,带着满腔的怒火,疯狂地抽送着,我的肉棒抽插着日本皇室的“尊严”!触及他们的灵魂和肉体!  “头好利害,干得日本皇后翻白眼了,哇,日本娘们的皮肤好白……”  “你小子想了吧?等头干玩了,你去喝点汤。”                

(七)

  在我周而复始的奸淫下,日本皇后愈来愈没有能力拒绝我的进入,她似乎放弃了一切似的,摊开四肢任由我冲锋陷阵,畅其所欲。我垂头一口,咬上她的奶头,留下一排牙印,她也不动弹一下,那双迷茫绝望的美眸望着上空,看来她是想用这种方式来麻木自已。  但我依然大起大落,依然可以感受到皇后在我的肉棒捣弄下她的阴道的吸吮和抽痉,那温润腻滑的触感带给我无比的刺激和快感。我低头一看,在我和日本皇后交接处,湿漉漉的阴毛粘成一团,秽物斑斑。皇后的私处红肿不堪,她尊贵的玉穴平日只见识过天皇的短蚯蚓,何曾迎接过中国军人的巨炮!  当我把精液畅快淋漓地灌入日本皇后的子宫时,才发现她已晕死了过去。我站起来,仍然坚硬粗壮的肉棒向美丽的日本皇后示威,一滴滴精液陆续从马眼喷出,溅在日本皇后雪白的肉体上。我恶作剧地把它凑近皇后的脸庞,腥腥浓浓的精液滴在皇后的嘴角,昏迷中的皇后呻吟一声,无意识地张开小口,还伸出粉红的小舌舔了几下。  “真是天生的淫妇!”我骂了一声,平息了一下心情。随即看了看正被小犬狂干后庭花的日本天皇,这位日本天皇也早已急怒攻心晕死了过去。而俯首贴耳的小犬首相生怕我枪毙他似的,不敢稍有歇息,“嗨嗨”连声,狂抽猛插天皇的屁眼,那副丑态无法用笔来描叙。  “好啦!你可以休息了!”小犬闻言,忙从天皇的肛门里抽出肉棒,谄媚地对我点头哈腰,龟头上还沾着一些黄白之物。王八天皇的肛门让小犬戳得粪水血水混成一团,看来没好几天的将息,他是不能走路了。我捂鼻心中一阵恶心。  “大人,您交待的我都已办到,您就饶了我这条狗命吧!”  “很好,你完成的很好!”我抽出手枪,“砰”对着小犬就是一枪。小犬按住胸口,死不瞑目似地望着我。  “为什么?你……你……”  “小犬者,狗也!对一个背叛主子的畜牲讲信用?笑话!”我吹了吹枪口的青烟,回头对大家说:“记住!对小日本千万不能心软,他们不是人,是披着人皮的狼!呃,对了,直播成功了吗?”  “队长,成功是成功了,可是上头十分愤怒,说你捅这么大的漏子,要送你上军事法庭,还说要枪毙你!”队员们忧心忡忡地说。  “我说过,我做的事,我自已负责!”我早已做好了思想准备。                

(八)

  我一手导演的精采场面迅即传遍了全世界,这一天收看节目的日本国民彻底崩溃了!他们尊贵的天皇和皇后被鸡奸和强奸的镜头真实播出后,三千二百万日本人剖腹自杀,三千万日本人成为精神病院的一员,剩下的日本国民无条件投降了,并不愿再成为日本国国民,加入了中华联邦倭奴自治区。  但是世界的與论一片哗然,西方报刊纷纷抨击中国军官违反日内瓦公约的暴行,美国白宫发表严正声明,将此事与伊拉克虐俘事件相提并论。美国女发言人海伦义正辞严地说:“难以置信,一个中国军官竟然对一个国家的元首及其夫人做出这种事情,是不可容忍的!我们要求严惩罪犯。”  联合国秘书长安西也谴责这一悲惨事件,并要求中国政府将其送交国际法庭审判。  世界各大报刊以显要位置图文并茂地热炒此一事件。遭受过日本侵略的亚洲国家朝鲜,韩国等国政府表示十分遗憾,但据《大韩日报》透露,当夜韩国总统府青瓦台举办了一场盛大宴会,总统还兴高采烈地跳起了朝鲜民间舞蹈。在朝韩二国民间,欢天喜地,人们纷纷传颂着一个中国人的名字,我的照片被他们抢购一空,挂在他们的居室里,他们教育孩子说:“这是中国了不起的民族英雄!”  对日取得辉煌胜利的中国政府面对世界與论的巨大压力作出了回应,“这只是偏激的某军官的个人所为,该军官于事后自动赴军事法庭报到,中国政府将尽快将其交与国际法庭,以求澄清事件真相,但要求国际法庭尊重该军官的一切合法权利!”  与此同时,中国国内民众也争论不休,一部分支持政府诀定,另一部分人则声称该军官对小日本的报复并不过分,是一个热血男儿,是让中国人扬眉吐气的民族英雄,一部分青年甚至聚集在天安门抗议政府交出英雄。  更有甚者,来自世界各地雪片似的求爱信向中国国防部的邮箱飞来,世界级影星梦丽娜,刚刚当选世界小姐的维娜,韩国第一美女金喜善等,她们在信中大胆吐露对我的爱慕之情。愿意成为我终身相伴的妻子或者情人。自然,也有一些恶毒诅咒的信件。  当然,这一切对于身在狱中的我是毫不知情的,军人看守所给了我最好的待遇。除了没有自由。就像在渡假一般。  直到一天夜里,国防部长曹刚亲自来到我的狱室,我紧张地向首长敬礼,曹部长一眼不眨地看着我,半天不语,我也默默地直立着,“没想到啊!你会做出这样惊天动地的大事!”曹部长严肃的脸绽开一丝笑容。  “小伙子呀,你让我们难办啊!”他不待我回话,又板着脸向我宣布:“根据政府的诀定,将你移交国际法庭,你要实事求是地配合法庭,不要辱没一个中国军人的尊严!”  “是,首长!”我低沉地说。  曹部长转身欲走,又忍不住回头望着我,“要是我像你一样年轻,我也会像你一样去干他娘的!同志,请原谅祖国,保重!我们会为你安排好一切的……”                

(九)

  “方军!”  劳尔法官的话传入耳膜,我收回思绪,平静无畏地望向审判席。  “现在传唤证人提供证词,传王波。”  我心里一跳,王波不是我的手下吗,他怎么来了?王波走了进来,他含有深意地向我一笑。  “王波,中国人民解放军某集团军突击队队员,目击证人,本人愿如实公正地向法庭作证。”  “那好,王波,你的队长叫你们枪杀手无寸铁的妇孺吗?”  “没有!我的队长只是叫我们向持有武器的武装人员开枪,他们全都持有攻击性武器,我们是自卫还击,我们的队长手臂还中弹了。”  “那你们队长强迫小犬鸡奸日本天皇可是事实?”  “这是捏造,那个日本天皇是个变态狂,他苦苦哀求我们将他捆绑,并要求小犬和他做那种恶心的事。哎!这全怪我们的队长尊重战俘隐私,一时心软就答应了……”王波才说到这里,就听到原告席上传来一阵怒吼,接着有人摔倒的声音,叫人急救声。我诧异地望着王波,他平日里老实本分,怎么这么会说话?  “这是从日本皇后下身取出的精液!”主控官拿着一个玻璃试管晃来晃去,里面有些白浊的液体。我看着那试管直犯嘀咕,该死!这么多精虫射进小日本皇后体内,会不会有小孩?小孩生下来怎么办?正在我胡思乱想的时侯,主控官得意地对王波说:“你的长官强暴皇后,总该是事实吧!”  “我要替我们队长喊冤!”王波面向媒体,一副义愤填膺的模样。  “那个日本皇后更无耻!更变态!她竟然是个花痴!她对我们的队长动手动脚,说什么我们队长长的英俊,是她早已期待的梦中情人,她的老公天皇是个性无能,于是,她就强暴了我们队长。”  “你说谎!她是个弱质女子,怎么会强暴得了你们突击队队长!?”主控官气得脸青面黑,驳斥道。  “哎!你们不知道,那个日本皇后下贱地使用了春药‘扑鼻香’,任何贞烈的男子闻了就会不由自主地失去控制,任她摆布了,我们也没办法,不然我们队长就会……哎,我们队长真惨,背这么大的黑锅!”王波声泪俱下,主控官“咕咚”一声,翻着白眼倒下。  “啊!”原告席上发出女子疯狂的尖叫声、跑步声和追逐声。整个法庭陷入一片混乱,就在这时,几个日本浪人装束打扮的男子手里拿着爆炸物疯狂地向我冲来。  就在这紧要关头,“砰砰”几声清脆枪响,那几名日本人额上一个血洞,倒毙于地,至死也没机会拉响手雷。我望向观众席,正碰上一双明亮智慧的眼神,顿时,我心情激荡,是他!祖国没有抛弃我!  “鉴于原告方遭受重大刺激,导致精神错乱,本法庭宣布延期审理。另外,由于被告生命受到严重威胁,应中国政府请求,本法庭暂将被告交与中国政府保护,退庭!”               (完)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123456 网站地图